栏目导航

潇洒女性网 时尚 生活 娱乐资讯网站 社区 新闻中心 企业文化 地方资讯
潇洒女性网

当前位置:主页 > 潇洒女性网 >

周恩来的救命恩人另类特工杨登瀛功劳堪比李克农晚年生活靠接济

发布日期:2021-08-03 13:26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1975年12月20日,病危中的周恩来,用微弱的声音嘱咐调查部部长罗青长:“对那些在我们党最危险时期帮助过我们的人,千万不要忘记了”

  他多次提到一个叫杨登瀛的名字,罗青长认真的记下了,后来才知道杨登瀛早在五年前已经过世。

  周恩来在弥留之际,念念不忘的这位几十年前的老朋友杨登瀛,究竟是何许人也?

  此人手眼通天,十分了得,不仅是早期的一位王牌特工,还是周恩来的救命恩人。

  他不仅救过周恩来,还营救过彭湃、罗亦农、任弼时、向关山等中共要人,而他自己却因为顾顺章的叛变被捕,被扣上了顶“情报贩子”的罪名,从此离开了政治斗争约漩涡,退出了历史舞台,无人知晓,甚至到死头上还戴着顶特务、叛徒的帽子

  杨登瀛本名鲍君甫,1893年出生于广东香山县,早年留学日本进入早稻田大学深造,1919年回到上海时,已是名副其实的日本通。

  当时的上海滩鱼龙混杂,是冒险家的乐园,杨登瀛如鱼得水,很快显出了八面玲珑的特质,什么门都进,什么人都交,用老上海的话说,四面八方都吃得开,是个兜得转的人。

  一次在上海伊文思洋行书店买书时,他结识了一名叫杨剑虹的青帮中人,也是广东人,他乡遇同乡,两个单身汉干脆搬到了一起,一个锅里吃饭,一个床上睡觉,成了莫逆之交。

  当时陈立夫执掌刚成立的中统的前身调查科,需要青帮势力介入,杨剑虹被任命为上海总干事,让好友杨登瀛协助自己,做他的副手。

  同时期他经朋友介绍收了一名学日语的学生陈养山,这是他转变人生的又一关健人物。

  陈养山是一名员,经常将《中国青年》、《向导》等进步书刊送给他阅读,杨登瀛告诉对方,其实在日本他就读过一些马列著作,对思想很感兴趣。

  陈养山觉得杨登瀛内心倾向进步,很有活动能力,可以争取。为了发展杨登瀛,陈养山曾探他的口风,将来有什么打算?

  杨登瀛这样说,我是一个实际的人,希望能将路走宽,把事情做好,对得起朋友,不负机遇。话说得十分诚恳,也十分圆滑。

  陈养山将这一情况向陈赓作了汇报。陈赓向周恩来请示,周恩来觉得能够在中统内安插一个内线实在是太重要了,当即决定由陈赓和他单线联系。

  杨登瀛一生交友无数,如果说杨剑虹把他领进了中统,从此青云直上,官运亨通,那么陈养山则让他进入了中共特科,开启了他红色特工的奇妙人生。

  1928年5月初夏的一个午后,霞飞路上一家咖啡店里,两位衣冠楚楚的男士热情寒暄,侃侃而谈,他们一个是化名为王庸的陈赓,另一个就是杨登瀛。

  这是两人第一次见面,却一见如故,相谈甚欢,从此开启了他们长达几十年的友谊。

  陈赓诚恳地说:“我们完全理解你的处境和为人,支持你跟杨先生干调查科的工作,而且希望你同上海市党部、淞沪警备司令部建立起联系,最好与公共租界、法租界的巡捕房搭上关系。”

  “这没有问题。”杨登瀛回答:“只是这帮家伙都是吃客,上一次新雅动辄需要几十块光洋,其他的我不担心,只担心有时候手头紧,塌了台面”

  “这没有问题。”陈赓笑了,从衣兜里取出了一根金条递给来:“这点黄金你先拿去用,以后每个月我们给你三百块光洋,特别花费再当别论。”

  当时周恩来每月工资只有12元、交通费5元,合计17元,给杨登瀛的工资,相当于周恩来的17.64倍!

  一向爱钱的杨登瀛却为难了,他爱钱,但也想拿得心安理得、问心无愧,最好两边都不得罪,两边得利的算盘打得叮当响,他的眼睛从金条上移开,问了陈赓一个问题:“我如果拿了你的钱,今后杨剑虹要我搞你们的情报,这叫我怎么办才好?”

  “你放心,我早已安排妥当了。”陈赓回答:“我们的情报会不断地向你提供的,我们党内的文件、传单、《红旗》、《布尔什维克》等机关刊物,我也会叫人给你的,绝不会使你为难。”

  杨登瀛十分感动,当即表示“今后我决不会使你们失望!”就这样,杨登瀛正式确定了“双重间谍”的身份,从此成为我党在敌人特务机关中第一个反间谍。

  杨登瀛虽然愿意帮做事,但婉拒了陈赓给他入党的机会——有各种“清规戒律”,他吃喝嫖赌惯了,受不得这个约束。

  为了显示他的身份,陈赓请示周恩来又专为他购置了一辆高档别克轿车,又安排了连德生做他保镖,一方面替他撑场面,一方面好随时实行监控。

  此后的杨登瀛有经费又有豪车,在上海滩愈发风光,跑前跑后极力奉承那帮中统大佬,时不时提供些无关紧要的情报,里外配合,积极营造效忠的形象。

  1928年8月,杨剑虹因为大吃黑钱,死于青帮内斗,陈立夫向蒋介石推荐杨登瀛,杨登瀛成为中央组织部调查科驻上海特派员。

  陈赓胆大心细,特意在上海北四川路上为杨登瀛设立了一个办事处,挂牌“中央调查科驻沪办中央调查科驻沪办事处”,不可思议的是,这个办事处的工作人员几乎全是员,又安排了田汉夫人安娥担任杨登瀛秘书。

  由人操办起来的这个中统驻沪办事处,充满了对杨登瀛的监控,甚至相互利用,但就是在这个气氛十分微妙的环境中,杨登瀛却和安娥、连德生结下了深厚的情谊。

  他不是真正的革命者,却并不妨碍做人可以信赖的朋友。历史就是这样奇妙,充满了太多的意想不到。人性就是这样复杂,在最冷酷的政治斗争中也能开出最温情的花来。

  1930年4月,蒋介石收到一封信,寄信人黄第洪表述他在内郁郁不得志——“愿意归顺校长,并擒拿匪首周恩来”

  蒋介石大喜过望,十分重视此事,把信转给陈立夫“立刻着办”,陈立夫转给中统实际负责人徐恩曾,徐恩曾又转给上海的杨登瀛

  杨登瀛火速通过陈赓报告周恩来,黄第洪已叛变,万不可与其会面。此时黄第洪已与周恩来取得联系,要求尽快在先施公司旁边的邮电局见面。

  周恩来将计就计,回复黄第洪将准时赴约,与此同时,红队已做好了锄奸准备。赴约那天,黄第洪立功心切,要求杨登瀛带人同去,伺机抓捕周恩来。

  杨登瀛说,周恩来行事一向谨慎,这次你最好独自前去,摸清虚实,不要打草惊蛇。黄第洪只好硬着头皮前去,仿佛是未卜先知,走到半路突然掉头折了回来,胆战心惊的说:“越向那个地方走,我越是担心害怕。”

  杨登瀛灵机一动,安慰他说,你这样做,对方也许会有所察觉,我先给你找个安全的地方安顿下来,再设法解释。黄第洪听从安排,住进了杨登瀛为他准备的地方。

  一个月后,两个带着礼帽、身穿长袍的陌生人突然来到黄第洪的住处,自称是黄埔军校的校友。黄第洪以为要带他去南京,欣喜若狂的连忙请人进屋,两支乌漆漆的枪口对准了他。

  “你们是谁?”枪声做了最好的回答。杨登瀛及时送出的情报将周恩来从险境中拉了回来,并且将计就计除了叛徒,周恩来又一次成功脱险,老蒋空欢喜一场。

  1951年7月,南京市政府贴出布告,要求凡在旧机构任职的人,一律到公安机关登记备案。

  不久,一个在街头卖烟的老头被举报抓获。审讯让人大吃一惊,这个叫杨登瀛的老头说出了许多鲜为人知的往事,居然认识大干部陈赓、陈养山。

  很快,得到了陈赓和陈养山的证实。原来1931年顾顺章叛变告发了杨登瀛,杨登瀛作为一名“告密者”被逮捕。与陈赓先后被关押在南京宪兵司令部。

  杨登瀛在狱中仍旧通过关系,对陈赓给以照顾。陈赓极为感动,对他说:“今后要得天下的,到那时我们决不会忘记你”。

  出狱后杨登瀛便脱离特工系统,与方面也失去了联系,生活归于平淡,南京解放时已非常潦倒,靠摆烟摊维持生活。

  失散多年的好友联系上了,如今陈赓终于实现了当年的承诺,杨登瀛得到了从宽处理,政府发给每月生活费100元。

  1956年3月,陈养山专程来宁邀请杨登瀛到北京。陈赓、李克农、陈养山、安娥等老战友把酒叙旧。陈赓送他衣服、皮鞋,还到协和医院给他装了假牙。

  回南京后,杨登瀛给安娥写信表示感谢:“这次在京蒙赓兄的多方安排,能与各位老友相聚一堂,受惠之处非笔能宣。回思昔日旧雨都能表现在时代尖端,能不愧煞!并承老友们的冲襟容纳涵盖多方至渥,蒙党和政府的优遇,五内交萦,愧惭忻感,尤其是您的相赠使我家中老少欣感之私莫可言喻。厚谊隆情何以回报?”

  杨登瀛生活有了保障,但孩子太多,依然捉襟见肘。一年冬天,实在冷得不行,向安娥求助冬衣,安娥不仅倾囊相助,还不时寄去日常生活用品,令杨登瀛一家感动不已。

  1967年杨登瀛被几位自称“专案组”的人带往北京。难能可贵的是,在“专案组”的淫威下,杨登瀛拒绝提供有关陈赓、陈养山的“黑材料”,表现出一个尊重历史、敬畏历史的人的可贵品质。

  1969年12月19日,杨登瀛因病去世,临死前对子女说:“我不是特务,不是叛徒,也不是什么内奸,我到底算一个什么人,自己也说不清,但周总理是知道我的”

  周恩来、陈赓称杨登瀛是为中国革命立了大功的人,他的贡献不仅仅在于营救了许多党的重要人物,还在于他亲手安插在中统内部的“龙潭三杰”之一的钱壮飞,使中央掌握了中统特务机关的所有重要机密,钱壮飞在顾顺章叛变后及时送出的情报使得党组织安全撤退,避免了一场灭顶之灾。

  杨登瀛功不可没,功劳堪比李克农。在数不胜数的红色特工中,杨登瀛是位独特的另类,他身份特别,不是党员,是一名党外特工,为做事,是打了份兼职,他没有信仰,又特别实际,表面上是为了钱,实际上又仿佛又不是完全因为利益,有许多事情无法用金钱衡量,这里面掺杂了太多复杂的因素。无论杨登瀛当年内心有怎样的考量,个人作风上又有多少不良习气,可他对在最艰难时期所作出的贡献是不容抹杀的。杨登瀛育有2子4女,一辈子没加入的他,其子女都是普通的员,在平凡的岗位上脚踏实地,自力更生,他们都以父亲为荣。

  特别声明:以上内容(如有图片或视频亦包括在内)为自媒体平台“网易号”用户上传并发布,本平台仅提供信息存储服务。

  302人遇难,河南省长、郑州市委书记等默哀,国务院:对失职渎职者问责!

  起底吴亦凡,从顶流到弃儿,遇事习惯找妈妈,刑拘前正准备开粉丝见面会,门票炒到3千元

  孙春兰赴南京“督战”4天!江苏省委书记、省长开会,提到疫情发生根本原因

  荆州火车站关联5地20例阳性!钟南山:人多、通气差的场所一定要戴好口罩